辛亥年到來的時候還沒有跡象表明,這將是中國封建王朝的最后一個年份。這一年,是從正月初十隆裕皇太后萬壽圣節的歌舞升平開始的,而在這一年行將結束的1912212日,隆裕卻頒布了一紙退位詔書,中國的封建政權就此曲終人散……

    二十世紀初的紫禁城太和殿廣場

歷史的急轉直下,在當時絕大多數人看來,都是不可思議的。因為這一年,如同黃仁宇在《萬歷十五年》開篇所說,“當日四海升平,全年并無大事可敘”。

對于帝國來說,最危急的時刻(庚子事變)已經過去,在中央的號召下,各地議會(咨議局)已紛紛成立,以梁啟超、楊度、張謇為首的立憲派已經沉浸在成功之前的興奮中。

包括法制在內的制度建設已卓有成效,具有近代意義的《大清刑事民事訴訟法》《大清新刑律》《民律草案》(尚未頒布)等紛紛制定完成。

鐵路、煤礦、公司、股市、律師、國有企業、合資公司……各種新生事物層出不窮。

軍事方面,一支參照世界先進水準打造的新建陸軍已經形成戰斗力……

從表象看,帝國已經從死亡的邊緣緩過一口氣,進入復蘇和發展的嶄新歷史階段。

      袁世凱就任中華民國第一任大總統

但是這個自信的帝國正是在“我們一點點好起來”的形勢下猝死的。

孫中山直接領導的十余次起義未能撼動它的根基,來自武昌的一次“計劃外”起義就將它送進墳墓。

仿佛一個巨人,竟然死于一次微小的感冒。

辛亥年的故事,在今天聽起來仍然像是一個傳說,這是歷史本身的張力。


作者:祝勇

演播:原杰

故宮博物院

影視研究所所長